专注金融领域诉讼业务十余年

股权纠纷、金融借款纠纷、票据纠纷、证券纠纷、保理及融资租赁等

实证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司法》若干问题(五)中的关联交易纠纷!

2019-05-15 来源:王晓营律师 浏览:345

关联交易是伴随着公司制企业的发展和以公司为中心的各种利益相关主体间基于特定的利益关系而产生的一种较为复杂的经济现象。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五)》(以下简称《规定》),其中第一条、第二条对关联交易相关问题作出了规定。本文将以此为中心结合相关案例对关联交易进行解读。

1、涉及关联交易案件的案由

为了正确适用法律,统一确定案由,最高人民法院结合人民法院审判工作实际情况,对民事案件进行了案由的划分。涉及关联交易的案件属于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由为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

2、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的管辖法院

关于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的管辖问题,法律及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可从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中有关公司类纠纷进行推断。《民事诉讼法》第26条规定,因公司设立、确认股东资格、分配利润、解散等纠纷提起的诉讼,由公司住所地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24条规定,解散公司诉讼案件和公司清算案件由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2条进一步规定,因股东名册记载、请求变更公司登记、股东知情权、公司决议、公司合并、公司分立、公司减资、公司增资等纠纷提起的诉讼,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6条规定确定管辖。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与一般的侵权纠纷不同,其判决的效力及于公司,应当适用特殊地域管辖,而不应适用一般侵权纠的管辖,即由公司的住所地法院管辖。

3、关联交易的认定

《公司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违反前款规定,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但是,国家控股的企业之间不仅仅因为同受国家控股而具有关联关系。我国《公司法》虽未明确何为关联公司,但《企业所得税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九条规定:“企业所得税法第四十一条所称关联方,是指与企业有下列关联关系之一的企业、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一)在资金、经营、购销等方面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控制关系;(二)直接或者间接地同为第三者控制;(三)在利益上具有相关联的其他关系。”

《企业会计准则第36号--关联方披露》第四条规定,下列各方构成企业的关联方:(一)该企业的母公司;(二)该企业的子公司;(三)与该企业受同一母公司控制的其他企业;(四)对该企业实施共同控制的投资方;(五)对该企业施加重大影响的投资;(六)该企业的合营企业;(七)该企业的联营企业;(八)该企业的主要投资者个人及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主要投资者个人,是指能够控制、共同控制一个企业或者对一个企业施加重大影响的个人投资者;(九)该企业或其母公司的关键管理人员及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关键管理人员,是指有权力并负责计划、指挥和控制企业活动的人员。与主要投资者个人或关键管理人员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是指在处理与企业的交易时可能影响该个人或受该个人影响的家庭成员;(十)该企业主要投资者个人、关键管理人员或与其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控制、共同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其他企业。

4、以案说法——东莞真功夫诉蔡达标、王志斌、蔡春红案

真功夫的股权之争本以为随着蔡达标被判入狱十四年而结束,其实那才只是一个开始,后续股东之间的纠纷依旧硝烟弥漫。

社会对于关联交易的“坏印象”主要源于它的非公允部分,源于非公允的关联交易给他人和社会带来的危害。但不是所有的关联交易都是非公允的,也不是所有的关联交易都是一无是处。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东中法民二终字第1913号判决中,蔡达标为真功夫公司的股东,其与蔡春红是兄妹关系,王志斌和蔡春红为夫妻关系,该案所涉个体工商户志利源经营部的经营者为王志斌,基于蔡达标、蔡春红、王志斌之间的亲属关系发生的案涉交易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一审法院认定蔡达标、蔡春红、王志斌之间的关系构成关联关系,东莞真功夫公司与志利源经营部之间的基于买卖合同存在的交易行为为关联交易。我国公司法并无禁止关联交易,公司法仅对“利用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进行规范。法院的裁判核心为:合法有效的关联交易应当同时具备三个条件:交易信息披露充分、交易程序合法、交易对价公允。

首先从2008年4月19日的真功夫公司《2008年第三次董事会记录》、2009年1月5日《临时董事会纪要》载明的参加会议人员以及议案情况来看,真功夫公司的各股东对于蔡达标存在关联交易的行为是知晓的,没有证据显示蔡达标隐瞒或未充分披露案涉交易信息。其次,从《异动提议审批表》记录情况以及冼顺祥在《询问笔录》中的陈述可知,真功夫公司采购货物由专门的采购委员会审核通过,现无证据显示蔡达标影响采购委员会选定供应商或采购货物的价格。最后,现无证据显示案涉交易存在价格不公允的情况,且编号为PB0812012、采购委员会日期为2009年4月20日的《异动提议审批表》显示志利源经营部最终供货价格比其他供应商“温氏”还要便宜0.1元。《规定》施行后,则应以结果的公允来作为是否要承担关联交易行为赔偿责任的关键因素。

5、小结

在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审理公司关联交易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时,相关行为人往往会以其行为已经履行了合法程序而进行抗辩。为此,《规定》为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给予受侵害的公司救济权利,强调履行法定程序不能豁免关联交易赔偿责任。《规定》明确,尽管交易已经履行了相应的程序,但如果结果上存在不公平,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公司依然可以主张控股股东等关联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同时,将股东代表诉讼的适用范围扩大到关联交易合同行为中,在关联交易合同存在无效或者可撤销情形而公司不起诉的情况下,符合条件的股东可以依法请求确认关联交易合同无效或者撤销该合同。

“盘股讼金”,由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晓营律师率领的金融律师团队倾力出品。王晓营律师主要从事股权纠纷、保理纠纷、证券纠纷、金融借款纠纷及资管纠纷等金融领域的诉讼与仲裁业务,在银行、信托、保理、融资租赁及资管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

相关阅读

股东用公司的钱收购其他股东股份一审被判职务侵占罪

公司“股权变更、股权转让”的40个常见问题

受让一人公司股权需谨慎,否则可能承担连带责任

合法股东会决议与公司外部显示不一致的法律后果——法定代表人变更

我国公司法中股东知情权的分类

联系方式

电话:18610062585

邮箱:shenyanglawyer@126.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中路37号京师律师大厦

微信咨询

法律咨询 18610062585